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皇帝臣子与匠作》

剧情简介

《皇帝臣子与匠作》 - 皇帝臣子和匠作

猜你喜欢

翻译:陛下遭一御史出,即得无择罪,及知朝廷于事但不为,未有为之而无效者

给个原文翻译翻译:杨士奇杨士奇,名寓,以字行於世,泰和人。很早就失去父亲,母亲改嫁,他随母亲到罗家,不久恢复本宗。家中十分贫困。他努力学习,教授学生以维持自己的生活。经常出游湖、湘之间,在江夏设立书塾最久。建文初年,朝廷召集各地儒士修纂《太祖实录》,杨士奇已因推举召为教授正要出发,王叔英又以有治史之才推荐,於是被召进翰林院,充任编纂官。不久,朝廷命吏部考核评定史馆的各位儒士。尚书张鱿得到杨士奇的策论,说:“这不是经生所能说的话。”上奏为第一。授官吴王府审理副,仍旧在史馆供职,成祖登位,改任编修。不久,被挑选进入内阁,主管机要事务,几个月后晋升为侍讲。永乐二年,挑选太子属官,任命杨士奇为左中允。永乐五年,晋升为左谕德。杨士奇任职十分谨慎,在私人居室从不谈公事,即使是最亲密交厚的人也从来听不到。在皇上面前,举止恭敬谨慎,善於应答,论事总是合乎皇上意旨。别人有小过失,曾经为之掩盖。广东布政使徐奇装载着岭南的土特产馈赠给朝廷的大臣,有人得到他准备送人的捆目名册进呈皇上。皇上看上面没有杨士奇的名字,就召见询问他。杨士奇回答说:“徐奇去广东时,各位大臣作诗歌文章送行,臣正值生病没有参加,所以只有我没上名单。现在各位大臣接受与否还不知道,况且礼物轻微,应当没有其他的意思。”皇上急忙下令烧毁了名册。永乐六年,皇上出巡北方,命杨士奇与蹇义、黄淮留下辅助太子。太子喜爱文章词采,赞善王汝玉以作诗之法进呈。杨士奇说:“殿下应当留心《六经》,有空闲可看两汉的诏令。诗歌是雕虫小技,不值得去做。”太子称好。当初,皇上起兵的时候,汉王多次奋力作战有功,皇上许诺事成之后立他为太子。后来没有得到册立,就怨恨失望。皇上又怜惜赵王年纪轻,十分宠爱他。於是两位亲王就联合起来离间太子和皇上的关系,皇上很是心动。永乐九年,皇上返回南京,召见杨士奇询问太子代理国事的情况,杨士奇回答说很孝敬,并且说:“殿下的天资高,即使有了过失一定会知道,知道了一定会改正,一心爱人,决不会辜负陛下的托付。”皇上很高兴。永乐十一年正月初一,出现日食。礼部尚书吕震请求不要免去朝贺。侍郎仪智坚持说不行。杨士奇也引用宋仁宗的事竭力论说。於是免去了朝贺。第二年,皇上出征北方。杨士奇仍然辅助太子驻守京师。汉王暗中攻击太子更加急迫。皇上返京,因太子接驾慢了一步,将太子属官黄淮等人全部关进监狱,杨士奇后到,原谅了他。召见他询问太子的事。杨士奇叩头说:“太子还和原来一样孝敬。拖延接驾的事,都是臣等人的罪过。”皇上怒意缓解了。随皇上出征的各大臣纷纷上奏章弹劾杨士奇不应当被单独宽宥,於是被关进锦衣卫的监狱,不久释放。永乐十四年,皇上返回京师,稍微听说了一些汉王争夺嫡位的阴谋以及各种越轨的行为,以此事询问蹇义,蹇义不回答,於是问杨士奇。回答说:“臣与蹇义都侍奉太子,外面人没有敢对我们两人说汉王事情的。但是汉王两次被派去藩地,他都不肯动身。现在知道陛下将要迁都,就马上请求留守南京。希望陛下深入地观察汉王的意图。”皇上沉默,起座还宫。过了几天,皇上全面了解了汉王的事情,削减了两个护卫,将他安排在乐安。第二年,晋升杨士奇为翰林学士,兼任原来的官职。永乐十九年,改任左春坊大学士,仍然兼任学士。第二年再次以辅助教导太子有差错而获罪,关进锦衣卫监狱,十天后被释放。仁宗登位,提升为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皇上驾临便殿,蹇义、夏原吉奏事还没有退下。皇上远远看见杨士奇,对两人说:“新任华盖殿大学士来了,一定有正直的言论,我们试着一起听他说。”杨士奇入殿说:“皇上下恩诏减去每年宫廷用度才二天,惜薪司就传下旨意徵收红枣八十万斤,与前面恩诏相抵触。”皇上立即下令减少一半。朝廷中穿丧服守孝二十七天期满,吕震请求马上换成吉服。杨士奇认为不可以,吕震厉声地斥责他。蹇义兼取双方意见奏进。第二天,皇上穿戴着白帽和麻衣麻带临朝听政。朝廷大臣中只有杨士奇及英国公张辅的衣服和皇上一样。朝见结束,皇上对左右的人说:“灵柩还停留在宫中,换下丧服难道是臣子所忍心说的?杨士奇坚持是对的。”晋升为少保,与同僚杨荣、金幼孜一起被赐予“督察过失纠正谬误”的银质徽章,准许密封奏章论事。不久晋升为少傅。当时布政使、按察使、知府、县令等地方官员来京朝见皇上,尚书李庆建议发派军队中多余的马给这些官吏,每年向他们徵收产下的马驹。杨士奇说:“朝廷选择贤才授予官职,却让他们去养马,这是重视牲畜而轻视士子,用什麽给天下后世的人树立榜样呢?”皇上同意并亲自颁发圣旨取消这一做法,旋即又没有声息了。杨士奇再次竭力上言,又没有答覆。过了一段时间,皇上驾临思善门,召见杨士奇对他说:“朕以前岂是真的忘了这件事?听说吕震、李庆等人都不喜欢你,朕是担心你孤立,恐怕被他们所伤害,不想是因为你的上言而取消这件事罢了,现在有托辞了。”拿出陕西按察使陈智论养马不便利的奏疏,让杨士奇起草敕令并实行之。杨士奇叩头谢恩。群臣练习正月初一朝贺的礼仪,吕震请用音乐,杨士奇与黄淮上疏制止。没有答覆。杨士奇又上奏,在庭中一直等到夜漏下十刻,答覆说同意。过了一天,皇上召见杨士奇对他说:“吕震每件事情都耽误朕,不是你们上言,后悔也来不及了。”命杨士奇兼任兵部尚书,同时领取三种职务的俸禄。杨士奇辞掉了尚书的俸禄。皇上代理国事时,怨恨御史舒仲成,到这时候想加罪於他。杨士奇说:“陛下登位,下诏说从前违逆过皇上意旨的都将得到宽宥。如果治舒仲成的罪,那麽诏书就失去信用,害怕的人就多了。如汉景帝那样对待卫绾,不也很好吗?”皇上立即作罢,不治罪了。有人议论说大理寺卿虞谦上言论事不机密,皇上发怒,将他降了一级。杨士奇为他辩白其中的冤屈,得以恢复原来的级别。又,大理寺少卿弋谦因上言论事而获罪。杨士奇说:“弋谦响应皇上的诏令陈述自己的意见。如果加罪於他,那麽各位大臣从此就不敢说话了。”皇上立刻晋升弋谦为副都御史,并下敕令承认自己的过失。当时有上书歌颂天下太平的人,皇上把它拿给众大臣看,都认为确实如此。只有杨士奇说:“陛下虽然是恩泽遍布天下,然而流离失所的人还没有返回家乡,满目疮痍还没有恢复,人民的生活还十分艰难。再休养生息几年,也许太平盛世就可以期待了。”皇上说:“是这样的。”因此回头看着蹇义等人说:“朕以至诚对待你们,希望得到匡救辅助。只有杨士奇曾五次上奏章。你们都没有一句话。难道果真朝廷中没有错误的政事,天下太平了吗?”众大臣惭愧谢罪。这一年的四月,皇上赐给杨士奇诏书说:“从前朕受命代理国事,你侍奉左右,同心同德,为了国家而舍身,多次经历艰难险阻,从不改变志向。一直到朕继位以来,有好的建议就入宫禀告,期望朕治理好国家,坚贞而没有贰心,这些都刻在朕的心中。现在制作‘杨贞一印’赐给你,希望能继续尽心匡辅,以成就君主贤明臣下良善的美誉。”不久修纂《太宗实录》,与黄淮、金幼孜、杨溥一起充任总裁官。不多久,皇上病了,召杨士奇与蹇义、黄淮、杨荣到思善门,命令杨士奇起草敕令去南京召回太子。。宣宗登位,修纂《仁宗实录》,仍然充任总裁。宣德元年,汉王朱高煦反叛。皇上亲自征讨,平定了叛乱。军队返回,驻扎在献县的单家桥,侍郎陈山迎接觐见皇上,说汉、赵二位亲王其实是同一条心,请求乘此机会袭击彰德拿下赵王。杨荣竭力赞同。杨士奇说:“事情应当有实据,天地和鬼神是可以欺骗的吗?”杨荣厉声说:“你想阻挠大计吗!现在逆党说赵王其实参与了阴谋,怎麽说没有理由?”杨士奇说:“太宗皇帝有三个儿子,当今皇上只有两位叔父。有罪的人不可赦免,而其无罪的应当厚待他,怀疑就防着他,只要不出事就行了。怎麽能突然使用军队,伤害皇祖在天之意呢?”当时只有杨溥与杨士奇的意见相同。正要入宫谏诤,杨荣先进去了,杨士奇跟在他后面,守门人不放他进去。不久皇上召蹇义、夏原吉进去。二人将杨士奇的意见告诉皇上。皇上当初就没有加罪於赵王的意思,发兵的事得以平息。等到返回京师,皇上考虑杨士奇的意见,对他说:“现在议论的人大多上言论赵王的事情,怎麽办?”杨士奇说:“赵王是皇上最亲的人,陛下应当保全他,不要被群臣的言论所迷惑。”皇上说:“我想把群臣的奏章加封后给赵王看,让他自行处理怎麽样?”杨士奇说:“太好了,再得到一份诏书那就更好了。”於是派使者出发带着诏书抵达赵王的藩地。赵王得到诏书大喜。哭泣着说:“我有生路了。”立即上表谢恩,并且献上王府护卫,那些言官才不说了。皇上对赵王日益亲近而疏远陈山。对杨士奇说:“赵王之所以能保全,是你的功劳。”赐给金银彩帛。当时交阯几次叛乱。朝廷多次发大部队征讨,都战败覆灭。交阯的黎利派人来京假意请求册立陈氏的后裔。皇上也厌倦了打仗,想准许这一请求。英国公张辅、尚书蹇义以下的人,都说给他封号没有名义,白白地向天下人示弱。皇上召见杨士奇、杨荣谋划,二人竭力说:“陛下体恤百姓的生命所以安抚荒远的边地,不是没有名义。汉代放弃珠匡,前朝史书以此作为美谈,不算作示弱,准许他只会带来便利。”不久皇上下令选择出使交阯的人,蹇义推荐伏伯安有口才。杨士奇说:“说话不符合忠信,即使是蛮荒之地也不能让他去。伏伯安是小人,出使将会玷辱国家。”皇上赞同他的意见,另外派遣使者。从这以后放弃交阯,停止出兵,每年节省军事费用成千上万。宣德五年春季,皇上侍奉皇太后拜谒祖先陵墓,召英国公张辅、尚书蹇义以及杨士奇、杨荣、金幼孜、杨溥,在皇太后所住的临时宫殿中朝见太后。太后慰劳了他们。皇上又对杨士奇说:“太后对朕说,先帝在东宫做太子时,只有你不怕违忤,先帝能够听从,因此没有坏过事。又教诲朕应当接受直言进谏。”杨士奇回答说:“这是皇太后具有美盛品德的话,愿陛下记住。”不久皇上敕令鸿胪寺,杨士奇年老有病,赶着上朝有时落在后面,不必论罪上奏。皇上曾经改装出行,夜晚驾临杨士奇的宅邸。杨士奇慌忙出来迎接,叩头说:“陛下怎麽能不珍惜自己关系到国家社稷命运的身体呢?”皇上说:“朕想与你说句话,因此就来了。”过了几天,抓获二个盗贼,有不轨的企图。皇上召见杨士奇,告诉他这件事,并且说:“从今以后知道你爱护朕了。”皇上因各地频频发生水灾旱灾,召见杨士奇商议下诏令宽大体恤,免除受灾地区的租税和养官马所亏空数额的事情。杨士奇因而请求一并免除拖欠的赋税以及徵收柴火乾草的税钱,减少官田赋税的定额,清理滞留的冤案,淘汰到京城服役的工匠,以扩大皇上布施恩德的意愿。百姓非常高兴。过了二年,皇上对杨士奇说:“体恤百姓的诏令下达已久,现在还有什麽可以抚恤的吗?”杨士奇说:“上次诏令减免官田的租税,但户部仍然按以前的定额徵收。”皇上不高兴地说:“现在开始执行诏令,违反规定的人将依法定罪。”杨士奇又请求安抚逃荒的人民,纠察贪官污吏,推举有辞章修养的文人和勇猛果敢的武士,让被判极刑人家的子孙都能够在仕途上进升。又请求朝廷大臣三品以上的以及都察院和六科的官员各自推举自己所了解的人才,以作为地方行政长官的人选。都答覆同意。在那一阶段,皇上励精图治,杨士奇等辅臣同心辅助,四海之内号称为政治修明,社会安定。皇上就效仿古代君王和臣子巡游的事,每当一年的开始,赐百官休息十天。皇上的车驾也时常驾临西苑、万岁山,众学士都随从左右,赋诗唱和,皇上安详地询问民间的疾苦。有什麽论事上奏,皇上都虚心地倾听接受。皇上当初登位的时候,内阁大臣有七人。陈山、张瑛因为是皇上当太子时的旧臣而蒙恩入阁,不称职,调出内阁任别的官职。黄淮因病退休。金幼孜去世。内阁中只有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杨荣爽朗果断,遇事敢作敢为,几次随从成祖出征北方,能够知晓边疆将帅是否贤良,要塞的险阻平坦和距离远近,敌国的归附情况。但是他经常接受迹赠,边疆的将帅每年按时送他好马。皇上很清楚这事,就问杨士奇。杨士奇竭力上言:“杨荣精通边塞事务,臣等人不如他,不应当以小毛病耿耿於心。”皇上笑着说:“杨荣曾经揭你和夏原吉的短处,你还要为他设想吗?”杨士奇说:“愿陛下能像宽容臣那样宽容杨荣。”皇上的怒气才缓解。这以后,杨士奇所说的话渐渐传出,杨荣因此愧对杨士奇,两人相处得十分愉快。皇上也更加亲近厚待杨士奇,先后赐给杨士奇的精美果品、祭品美酒、金绮衣、钱币、书籍器皿多得无法计算。宣宗崩,英宗登位,才九岁,军事国务大事禀告太皇太后后作决定。太后一心任用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有事就派遣宦官去内阁咨询商议,然后作出决策。三人也都很自信,从容不迫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杨士奇首先请求训练士兵,严守边防,设置南京参赞机务大臣,分别派遣文武官员镇守巡抚江西、湖广、河南、山东,取消侦事校尉。又请求按照次序免除租税,慎重用刑断案,严格考核各部门工作。都批准实行。正统的开头几年,朝廷政治清明,是杨士奇等人的功劳。正统三年,《宣宗实录》修成,晋升为少师。正统四年,请求退休。不批准,敕令准他返乡扫墓。不久,返回朝廷。当时宦官王振得宠於皇上,逐渐开始干预内庭之外的事务,引导皇上用威严管理下属,大臣往往被关进监狱。靖江王佐敬私下赠金子给杨荣。杨荣已先返乡扫墓,回来后不知道这件事。王振想藉此机会扳倒杨荣,杨士奇竭力缓解这件事,得以平息。杨荣不久去世,杨士奇、杨溥更加孤立。第二年就大规模发兵征伐麓川,库银耗费巨大,士兵马匹死去达几万。后年,太皇太后崩,王振的势力更是大盛,大肆作威作福,文武百官稍有抵触,就遭执拿并拘禁。朝廷大臣人人恐惧不安,杨士奇也无法制止。杨士奇已经年老,儿子杨稷傲慢暴戾,曾经施暴杀人。言官纷纷上奏章弹劾杨稷。朝廷商议不立即定罪,将这些奏章封送给杨士奇看。又有人揭发杨稷横行暴虐的几十件罪状,於是将他关进监狱。当时杨士奇因年老有病正在休假。皇上恐怕伤了杨士奇的心,降旨慰劳劝勉。杨士奇感激流泪,忧伤得不能起床。正统九年三月去世,年八十。赠官太师,谥号文贞。有关部门於是论罪诛杀了杨稷。当初,正统初年,杨士奇上言瓦剌渐渐强大,将成为边疆的祸患,而边疆军队缺少马匹,恐怕无法抵御。请求在附近的太仆寺马群登记处领取马匹,西番进贡的马匹也全部发给军队。杨士奇死后不久,也先果然入侵,发生了“土木之难”,有识之士想起了杨士奇的话。又一直善於识别人才,喜欢推荐清贫的读书人,他推荐的人中有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于谦、周忱、况钟等人,都是因为杨士奇的推荐,做官达一二十年,清廉和才干为天下之首,成为当代的名臣。第二子杨樋,以上代余荫的资格被任命为尚宝丞。成化年间,晋升太常寺少卿,掌管太常事务。



求『皇帝的新装』台词,剧本(全部过程)

(画外音)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天每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有一天,他的京城来了两个骗子。 骗子甲(恭敬地):“我亲爱的陛下,我们兄弟俩都是织工,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 “那真是最理想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织出这样的布来!” 他付了许多现款给这两个骗子,叫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骗子兄弟摆出两架织布机,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他们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两架空空的织布机上忙忙碌碌,直到深夜。 “我倒是很想知道布料究竟织得怎样了,”(皇帝想)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他心里的确感到有些不大自然。他相信他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织品有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很想借这机会来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笨,有多傻。 (皇帝想) “我要派诚实的老大臣到织工那儿去,他最能看出这布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一点,谁也不及他。” 这位善良的老大臣就来到那两个骗子的屋子里,看到他们正在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 老部长(把眼睛睁得特别大,心想)“愿上帝可怜我吧!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两个骗子 “亲爱的大臣,走近一点。”(指着那两架空织布机,问):"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可怜的老大臣眼睛越睁越大,仍然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东西。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愚蠢的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一点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是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骗子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 老大臣(夸张地) “哎呀,美极了!真是美极了!”(从他的眼镜里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非常满意。” 两个骗子(齐声说):“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于是他们就把色彩和稀有的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儿可以照样背出来。事实上他也就这样做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皇帝又派了另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工作的进展。这位官员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空织布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两个骗子问:“您看这段布美不美?”他们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我并不愚蠢呀!”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就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保证说,他对这些美丽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感到很满意。“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美丽的布料。 皇帝就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那里去。这两个家伙正在以全副精神织布,但是一根丝的影子也看不见。 “您看这布华丽不华丽?”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织布机,他们相信别人一定看得见布料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 “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他不愿意说出什么也没看到。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皇帝一样,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他们向皇帝建议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皇帝赐给骗子每人一个“御聘织师”的头衔,封他们为爵士,并授予一枚可以挂在扣眼上的勋章。 第二天早上,游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头一天夜晚,两个骗子整夜点起十六支以上的蜡烛。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皇帝的新衣完成。他们装作从织布机上取下布料,用两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阵子,同时用没有穿线的针缝了一通。最后,他们齐声说:“请看!新衣服缝好了!” 皇帝亲自带着一群最高贵的骑士们来了。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的人会觉得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似的,这正是这些衣服的优点。” “一点也不错,”所有的骑士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什么东西也没有。 “现在请皇上脱下衣服,”两个骗子说,“好让我们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您换上新衣。” 皇帝把他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两个骗子装作一件一件地把他们刚才缝好的新衣服交给他。他们在他的腰周围那儿弄了一阵子,好像是系上一件什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后裾(注:后裾(Slaebet)就是拖在礼服后面的很长的一块布;它是封建时代欧洲贵族的一种装束。)。皇上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裁得多么好看啊!”大家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贵重的衣服!”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华盖,以便举在陛下头顶上一参加游行大典。”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吗?”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看出他在认真地观看他美丽的新装。 那些将要托着后裾的内臣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拾起后裾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裾。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